灵境行者_第九十九章 各自的恐惧(7000)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十九章 各自的恐惧(7000)

第(1/3)页

“这小子还真被冥婚队伍给抢了之前的冥婚队伍是夏侯傲天心里阴影的映射,特地来接他的”

        张元清站在壁画前,啧啧称奇。

        最可怕最牢固的幻境,永远是根据目标内心深处恐惧事物进行编织。

        浓眉大眼的夏侯傲天,竟然对冥婚有心理阴影

        不,不一定是冥婚,而是不幸福的婚姻,或者是鬼一样可怕妻子。

        或者是父母的婚姻不幸福让他从小产生了心理阴影响。

        内心深处浮想联翩之际,壁画发生了变化响,两名纸人上前摁住新郎的脑袋,强迫他拜堂成亲。

        又有一名纸人上前,按在新娘肩膀使其躬身跪拜。

        新娘盖头下的脑袋滚落,“咕噜噜”滚到新郎面前,那颗脑袋腐烂严重,即便涂抹白粉,也掩盖不了溃烂皮肉。

        新娘的双眼是疹人的白瞳,直勾勾的盯着新郎,眼眶流下两行黑色血泪。

        内壁画里新郎吓的开始翻白眼了,身子筛糠般的抖动。。

        不好,他要吓出问题来了!张元清见状,连忙提笔,在壁画里绘出一道道闪电。

        充满毁灭气息银白闪电降临把堂内的怨灵邪祟蒸发干净的只剩惊魂未定的新郎,他惶恐的左顾右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大堂的门敞开,一群身穿血色喜服的纸人,扶着新娘走了进来。

        新娘穿着绣鞋,的脚不着地,是飘着的拜堂成亲重新开始。

        “强行破坏救不出夏候傲天地,最多在危机关头,替他化解一下恐惧。”张元清摸起下巴,皱眉思考。

        任由幻境发展下去,夏候傲天要么经被自己内心的恐惧活活吓死,要幻境么死于鬼新娘之手。

        就是这样,虽然是假的,但同样致命,利用目标内心的恐惧编织幻境,无声无息把人杀死在幻境中,是幻术师最喜欢做的事。

        这种时候,指望夏侯傲天自己克服阴影,战胜恐惧是不可能的。

        内心恐惧之物,这么容易克服的话,就不会变成阴影了。

        张元清心里一动,借助上一幅壁画的经验,用毛笔勾勒出一个画风简约的火柴人。

        火柴人融入壁画糖,变成身穿喜服的新郎。

        既然无法打断,那就让虚幻新郎代替夏侯傲天完成喜事。

        然而,新郎刚一出现,堂内纸人清身躯不动,脖子僵硬的扭动九十度呆滞又阴森面孔,齐刷刷的看向假新郎。

        假新郎身躯扭曲,模样突变,变成了一具纸人,默默加入队伍。

        “拒绝假新郎代替自己哪怕是鬼新娘,也不容许机配角占有”

        身为顶尖幻术师的张元清,解读出夏侯傲天的心理变化,忍不住吐槽起来。

        编织幻术的核心,其实是迎合目标,认识目标了解目标,然后杀死目标。

        一些和目标性格完全不符的东西,哪怕强行编织出来,最终也会以失败告终。

        壁画是根据夏侯傲天内心的恐惧编织,他是破局者,不但要对付幻境,还要对付夏侯傲天。

        壁画中新娘的脑袋再次掉落,滚到新郎夏侯傲天面前。

        张元清连忙在新娘脑袋上画了一笔,幻化出盖头,遮挡住可怕脑袋,没让新郎看见,替他消弭了最惊悚的画面。

        不能,让他继续沉浸在冥婚幻境里,试试用恐惧击败恐惧。

        “记得夏侯傲天说过,他向家族贷款了一百年都换不清的材料。”张元清改变思路,提笔在壁画里勾勒起来一个新火柴人勾勒完毕,在壁画中化成夏侯家主的模样。

        他满意收笔,默默看着壁画的发展。

        堂内的夏侯家主从怀里掏出账本,大声道:“夏侯傲天然你向家族贷款的钱还没还清,谁允许你成亲的还不清债务,你这辈子都别想娶妻生子,乖乖给夏侯家当牛做马。”

        原本满脸惊恐的新郎,闻言,突然变得面如死灰,不再抗拒成亲,与鬼新娘完成了一拜高堂。

        呃,好像把主角的求生欲给打垮了候!张元清有些尴尬。

        “这就麻烦了啊!”

        破解幻境是技术活,就像剑客的剑术,苦练剑术的剑客,会比一般的剑客强大。

        灵境赋予的是最基础的天赋,保证了下限,至于天花板有多高,得看个人修行。

        张元清毕竟是半路出家,获得幻神心脏不过三四个月,纯技术方面,不如那些资深的虚无者。

        当然,给他反复尝试,破解幻境肯定不难,只是,如果在夏侯傲天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死,其他人的安危就无法保证了。

        而选择救其他人,灵体强度最差夏侯傲天六,多半凶多吉少。

        张元清皱眉思索几秒,想到了办法,张口吐出道太阴之气。

        身躯如同黑烟凝聚,只有脑袋是真实的六苌老现身,躬身行礼:“主人!”

        张元清颇有威严的颔首,指着身前的壁画“我的队友陷入幻境中了,编织幻境的存在,位格极高,我无法强行带人出来,需要你帮忙破解幻境。”

        秀美的六苌老蹙眉道:“主人,您拥有至高无上的权柄,连您都无法破解,何况是我。”

        张元清保持着威严姿态:“我只是想听取一下你的意见。”

        六苌老顿时懂了。

        主人遇到了技术上用难关,需要她的帮助。

        她当即将目光投向壁画。

        此时,夏侯傲天已经完成拜堂,被纸人带着前往后院。

        后院是一片荒芜,有一座老坟,一座新坟。新坟刚挖掘好,旁边摆着一具黑色棺材,棺材盖敞开,内部空空如也,这口棺材显然是为夏侯傲天准备的。

        六恭老诧异道“他为何不反抗”

        以心中恐惧之物编织的幻境,怎么如此平静,任由纸人施为。

        张元清板着脸“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六苌老便不敢多问,语速极快,道“他的灵体深陷幻境之中,对自己被鬼怪纠缠深信不疑,此类情况,需要在幻境中给予暗示,唤醒他的自我。”

        张元清忙问“怎么唤醒自我”

        苌老说道“就像一场真实的梦境,梦境中的人念头是单一的,不会去想自己到底有多强,区区恶灵根本奈何不了自己。”

        “所以,我们要让他想起自己究竟是谁,让他想起自己有多强大。自我认识复苏,幻境就不攻自破。”

        “至于该怎么样给予暗示,由就得根据他的性格、习惯物、喜好等方面进行研究。”

        刚才我幻化出的夏侯家主,已经喊出“夏侯傲天”名字,但没有作用!我也不知道夏侯傲天的真名......

        常用的灵境id都不管用,现实里的一些人际关系信息,更不可能喊醒他。

        “根据喜好、习惯和性格来定”张元清念头飞转,打算赌一把。

        他真提笔在墙上勾勒出一张张纸钱,令其飘满荒芜的后宅,纷纷杨扬的落在地上,落入棺材,落在夏侯傲天和纸人身遇上。

        每一张纸钱上都写着某些信息。

        此时,夏侯傲天吧经躺进了棺材,一名纸人高举木槌和木钉,穿透他的腹部,把他狠狠钉在棺材里。

        疼痛让夏侯傲天脸庞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文学馆阅读网址:wap.bqwx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