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_三十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十七

依凡顺理成章地跟可人住在了一起。\\wWw。QΒ5。C0m\

        他非常感谢上天对他的眷顾,在他将近而立之年的时候,给他送来了这样一朵满含露珠、含苞欲放的鲜花,这朵鲜花正是他梦中渴望得到的那朵,有时他真怀疑自己是在梦中,可是看到怀里的可人时,感觉到了真实的存在。依凡也感谢可人父母的开通,他们不反对他们的恋爱关系,但是对他们住在一起也采取默许的态度。他似乎也曾经从牛虎的眼里看到一些异样的目光,但他并未有什么表示,依凡感觉到他知道了他决定帮助可人读完五年大学(应该说可人五年念书的费用也真不是他们这样的家庭所能承受的,而且依凡看得出来,可人并不是那种能吃苦的孩子,而且这个家庭虽然生活并不富裕,可是他们好象并没有亏待过她),虽然依凡骨子里有点瞧不起牛虎这样的男人,但基于他们的这种特殊关系,他还是想把彼此的关系搞的好一点,毕竟他曾经对不起这个男人,现在的依凡应该说是幸福快乐的。他没有想到,应该说依凡虽然是学医的,但他脑子里的传统思想还是有的,但见他们一家人已经把他当成了他们家的一份子,他也乐得这样,有一个家,他也乐得能跟可人象夫妻一样享受自己的天地,一段时间以来,他们差不多每个星期用一盒避孕套,依凡知道这样有些过了,会伤身体的,可是他又怎么能控制住自己,而且可人在他的滋润下,越发显得光亮可人。

        在依凡与可人如胶似膝的时候,依凡也注意到了祁原一直在调整着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他们的角色变了,所以两个人心里都知道原来的一切必须改变。依凡调整的挺快,因为他现在每晚有可人的陪伴,他基本上是乐不思蜀,但是祁原晚上一个人百无聊籁地看着无味的电视节目,尽管把声音调得挺大,房门也关得挺严,但总好象能听到可人房间里不时传出的那种幸福之声,这样的声音她也发出过,但不是牛虎给她的,也是依凡给她的,但这一切都离她而去,而且她必须把这些渐渐地淡忘,要当曾经的那些都不曾发生过。自己能吗?祁原有时也会在心里这样不停地问着自己,但答案始终只有一个:能!可是过后她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达到那样的境界。

        在这个家里唯一不需调整心态的就是牛虎,现在他在依凡的面前更是以一个老岳父的身份指东指西,依凡也想做得让他满意,他对这个男人虽然谈不上喜欢,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那样做,而且一段时间过去后,牛虎也觉得依凡做得很让自己满意的,也许是因为依凡学会了投其所好,他不知道是自己骨子里有这份天才,还是觉得自己必须低下头去讨好这个男人,每次牛虎出车回来,依凡都很主动地去买酒,并买一些他喜欢吃的下酒菜,而且自己没有吸烟的习惯,所以病人家属送的一些烟,他全部拿来孝敬他。

        看着这两个男人在这样一个空间里彼此融洽地处着,而且牛虎再也没问让祁原有些尴尬的问题,渐渐的祁原觉得牛虎也许只是在试探自己,他那天根本没发现什么,现在看到依凡跟可人已经成了这种关系,当然更不应该再怀疑她会和依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尽管那种东西是存在的。祁原的内心虽然还是挺苦闷的,但是她想,只要可人幸福她也就不祈求什么了。

        牛虎打心里乐得事情这样,他心里有他的小九九,他想,女孩子早晚都要嫁的,现在找一个能替自己分担的男人也是一件好事,而且依凡这段的表现也确实让他心里挺满意的。因此牛虎偶尔也会让依凡陪他喝一点,只是一般的时候依凡都拒绝,他真的不太喜欢那种东西,而且他也怕自己再喝醉了会有什么不妥的举动,他告诉自己现在在这个家里自己应该谨慎处理一切事,虽然现在得意,但绝不能忘形。只是有的时候依凡觉得有点不好拒绝,便陪他喝了起来,只是他的酒量不好,醉了几次,这样一来,牛虎再让依凡陪他喝酒时,可人便会站出来,有可人说话,依凡觉得有台阶可下,而且可人一说,牛虎也就不强迫依凡了,依凡也乐得这样,即可以不用喝那种他不喜欢的东西,而且还有更多的时间跟可人厮守在一起,她马上就要开学了。

        最新全本:、、、、、、、、、、
文学馆阅读网址:wap.bqwx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